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历史咨询 >

秋风萧萧兮乌江水寒,穷途末路兮西楚霸王,可惜了这一

2020-08-30 02:55      点击次数:

你决然地跨下马来,转过身去手持着短兵器与追兵交战起来,风吹打着你的面颊,血溅落在你的战袍上,你的目光带着几缕的不舍,还有几分的悲凉,片刻间,几百名追兵的尸体就躺倒在你的面前,剩下的追兵脸上露出无法言表的惊惧,纷纷地向后退去,再也没有一个人

你决然地跨下马来,转过身去手持着短兵器与追兵交战起来,风吹打着你的面颊,血溅落在你的战袍上,你的目光带着几缕的不舍,还有几分的悲凉,片刻间,几百名追兵的尸体就躺倒在你的面前,剩下的追兵脸上露出无法言表的惊惧,纷纷地向后退去,再也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来。

你突然有些疲惫了,不想再打杀了,你想起了你的虞姬,那个一直跟随你的爱妃,她是那么的美丽,她那娇小温软的身躯,仿佛还在你的身边,你突然看见了她那双动人的眼,她的面庞绽放着如鲜花般的笑颜,她在呼唤着你,她在等候着你,她伸出了双手向着你走来。

秋风萧萧乌江水寒,那滔滔不尽的江水似在述说着哀怨,那一年,江风习习碧波泛滥,乌江的亭长就站在你的面前,他说:“项王啊,您赶紧过河吧,我们江东虽然不大,但,土地也纵横有一千里,民众虽然不多,但,也有数十万,他们都十分的爱戴您,您来,您还是这里的王!”

你自刎于乌江边,尸首却被五个人分割,最后,你残破的身体被刘邦葬在了?城。

大起大落的人生

亭长的声音有些哽咽,他扯起你的袖角向你苦苦的哀求,你的目光掠过亭长停留在了这片江水之上,滔滔的江水滚滚而去,江水拍打着堤岸向出怒吼的声音,你长叹一声缓缓地对亭长说:“我知道你的好意,请你不必再劝了,你看我的这匹乌骓马,它跟着我一起征战了五年,它是一匹日行千里的好马,我实在不忍心杀了它,就把它送与你吧。”

你苦笑着对厅长说:“上天要灭亡我,我还渡过这乌江干嘛?想当年,八千江东子弟与我渡江西征,可是,现如今只剩下我孤身的一人,那八千个声音日夜都在我的身后呼唤,今天,我有何面目再见江东的父老乡亲,罢罢罢,我还是随他们一起去吧!”

可是,你的眼角已然泛起了泪花,你的声音也略带着沙哑,你把身上那件灰色的血袍整理了一下,抬起了头,看了看那片阴云密布的天,天上的云层在厚厚地堆集着,风卷积着江边的深草,发出犀利而阴沉的声音。

你的嘴角喃喃唱着:“力拔山兮气盖世,时不利兮骓不逝。骓不逝兮可奈何,虞兮虞兮奈若何!”你看了一眼追军中的吕马童,对着他说:“我认识你,你是我的老相识了,我听说汉王用黄金千斤、封邑万户悬赏我的脑袋,我就把这份好处送给你吧!”

Power by DedeCms